2012年3月10日 星期六

第二次入境美國

這次從美國回台灣,扣掉交通時間,實際在台灣只停留八天。除了去吃三峽古早味的小吃店,其他就沒什麼特別的了。這裡只記錄一點瑣碎的事情。

不食機上餐點的老外

從東京成田機場飛到美國紐華克機場,大約要 16 個小時,在飛機上的時間很長,旅客肚子會餓,所以飛機上會提供四次餐點。飛機上也沒啥事可做,不是睡覺,就是看飛機上面提供的電影。所以往往是看電影累了,就閉目養神(雖然很難睡)。聽到餐車的聲音,就趕快睜開眼睛,打開前方螢幕,準備接受餵食。然後,一邊吃東西,一邊繼續看電影。吃完了,累了就閉眼休息,等待下一次餵食。

這次我特別選了走道旁的座位,方便隨時起身活動筋骨。我的左邊則是一位深色皮膚的老外。這位老兄有點特別,似乎很不愛說話。他要起身活動時,不先跟我說,而是自己把鴨舌帽帶起來,然後兩隻長腿左右挪動幾下,好像在看看我是不是能夠會意。第一次我不知道他這個動作就是要起身,過了一會兒,他終於開口跟我借過。後來,我一瞥見他又出現這些動作時,就識相地自動站起來讓給他過。

他起身後,總是到廁所旁邊站著,一站就是十幾二十分鐘,然後才回座位。也真難為他了,個頭這麼高,卻擠在經濟艙三排位子的中間座位。不跟旁人聊天,也不看電影,就只帶著自己的耳機。我坐走道旁的位子,活動空間稍微大一些,所以我三不五時就會像蟲子一樣扭來扭去,雙腿踢騰一番。如果不這樣,我根本坐不住。

更神奇的是,他一上飛機,就吃起自己帶的一個小漢堡,配一罐飲料。然後,航程中的四次機上餵食,他完全都沒有吃。其實每次餵食的時候,空服員都要問他兩三次,他才表示不要。有時可能睡著了,完全沒聽見空服員在問他,所以空服員就直接把餐點放在他前方的置物架上。等他發現有食物,又把東西退還給空服員。只在起飛時吃一次,之後就沒有再吃任何飛機上的餐點,這樣就能一路撐到終點,真是太厲害了。

入境旅客被海關帶走

原本擔心這次入境美國時,海關會問我為什麼上次觀光簽證來美國旅遊三個月,回台灣才十天又要來美國。沒想到,這次很順利,海關只問了幾個簡單的問題:來做啥、住哪裡、停留多久等等,就讓我過關了。省得要講一堆英文解釋,真是鬆了一口氣。

排在我前面的老兄就有點窘了。由於我就排在他的下一位,所以有大略聽到海關跟他的對答。海關頭一句問他:「Why are you here?」他表示聽不懂。

海關放慢速度再問一遍、兩遍,還是聽不懂。最後是一個字一個字念出來:Why、are、you、here。

不知道這次是懂了,還是決定放棄回答,直接講自己的旅途目的。隱約聽到他說要 transfer to Brazil。然後海關又機哩咕嚕問了他相關的問題,大概還是雞同鴨講吧。過一會兒,那位海關人員就跑去別的地方,好像是去請示某人。回來時,向我這邊揮手,叫我們去排另一個隊伍,這個窗口不服務啦!再過一會兒,就看到那個人跟著海關人員不知道走去哪裏。也許是電影看太多了,我忍不住想:該不會是帶到傳說中的小房間盤問去了吧。

還好不是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