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1月30日 星期一

計算每天人體吸收的水分

前 10 kg 每一公斤以 100 計算。
11~20 kg 每一公斤以 50 計算。
21 以上每一公斤以 20 計算。

體重 41 公斤就是 10*100 + 10* 50 + 21*20 = 1920

所以每天 24 小時總共攝取的水量是 1920 c.c.。排出的水量也應該差不多。也就是說,平均每八個小時的尿量約 640 c.c。

2017年1月22日 星期日

2017-01-23 加護病房的餵餐規矩

大概是三天前的半夜一點多,加護病房打電話給馬麻,說旻諼低血糖,指數五十幾。我跑去按鈴,護理師問我怎麼沒留餐,我說沒講要留餐,裡面有愛速康。護理師說,那個不行,要我去買巧克力牛奶和麵包。我就跑到樓下 7-11 買了一些,再按鈴讓護理師拿進去。

擔心再度出現低血糖的狀況,昨天早上約六點五十,我去按鈴送早餐。加護病房裏面回應說,諼還在睡覺,等一下看情況再通知。結果再通知時是九點四十分左右。是白天班的護理師,跟我們說諼低血糖,所以叫我們進去餵早餐。

我進去之後跟那白天班的護理師說,早上送餐時被拒。她說會轉達其他人。其實他們如果忙,就讓我進去餵餐就好了,我不知道這有甚麼困難或麻煩的地方。

今天早上七點十幾分,我再按鈴送早餐時,聽到那頭回應,要我直接進去。

我就洗了手,穿上隔離衣,把早餐拎進去。剛進去,把早餐放在病床前的小桌子,就有一名看起來資深的護理師問我怎麼進來了。我說你們讓我直接進來。另一位比較年輕的護理師,可能是讓我進來的,正要站起來說話,那資深護理師搶一步說:應該是要你把早餐「接進來」。

我還是第一次聽到這種說法。我回想了一下,確定我沒聽錯。而且,也沒有護理師到門口來接早餐。

感覺他們不歡迎在規定探訪的時間以外的時間讓家屬進去。

九點半左右,我大概陸續按了五次門鈴,都沒人應。

十點,我再度按鈴。這次有人回應,然後跟我說,她還在睡覺,但是早餐已經吃過了。

終於可以放心了。

2017年1月18日 星期三

2017-01-18 長庚兒科加護病房

醫院裡的悲喜故事,恐怕怎麼寫也寫不完。就像托爾斯泰在小說裡面的開場白:「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,不幸的家庭則各有各的不幸。」

晚上的探訪時間,八點左右,我和麻糬(諼的阿姨)在兒科加護病房陪寶兒說說話,幫她按摩。旁邊的病床突然傳來很大聲的男人哭喊:「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!」重複了好幾次,聲音響遍整個加護病房,穿透到我的心裡。一時間,原本鬧哄哄的病房,好像只剩下那幾次聲聲哭喊。我幫諼諼按摩著手和背,兩眼直視,不敢有甚麼念頭。一位護理師走過來把兩床之間的簾幕拉開,以免我們看見他們。

此時的任何念頭,恐怕都不妥當。我只想腦袋空白著。但我覺得可以深刻體會那位爸爸的哀痛。

旁邊病床上躺著的,也是一個小女孩。不知道年紀多少。從身高來看,跟諼諼似乎差不多。

良久,那位爸爸情緒稍微平復之後,似乎離開了病房,換他兒子進來。過了一會兒,隔著布幕,我聽見那位著高中制服的兒子重複哭著:「妹啊,你怎麼不回答我?」伴著低聲啜泣的,我想是媽媽的聲音。過些時候,哥哥也離開了病房。大概是探訪時間已經結束吧。此時最多只留一位家人陪伴病人,護理師通常就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,不趕人,好像是彼此的默契。

晚上九點半,我離開加護病房時,那位媽媽還在。聽說,那位小女孩有可能成為植物人。這對父母而言是何等的打擊啊!我不敢多想。

諼諼病床的另一邊隔壁,原本躺著一個頭髮超捲的小男孩,今天已經不見了。昨天晚上,我跟他揮揮手,他也跟我揮手。我豎起大拇指跟他比「讚」,他竟然也照做。很可愛。

後來聽說,那個捲毛的小孩已經出院了。真好。

深夜十一點四十分。此時的加護病房,我想還是一樣鬧哄哄的吧。各種儀器運轉的聲音、抽痰、匆忙的腳步聲,以及護理師此起彼落的談笑聲。

後記:隔兩天,我進去加護病房餵晚餐時,那位病人走了。臨終時,家人圍著病床不斷跟她說些安慰的話,像是「你的病好了,我們要回家了」之類的。聽聲音,應該是祖孫三代都到了。

2016年3月26日 星期六

電鍋料理:昆布馬鈴薯燉肉

好久沒煮菜了,今天去X糖超市遇到一位大嬸,當場教我一道料理,就在超市裡面把材料買足了,回家煮看看。

2015年2月20日 星期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