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12月17日 星期六

美國生活週記-1

這些似乎都是生活瑣事,沒必要費心寫下來。可是,每隔一段時間,就會想起這件事,好像沒有把過程回想一遍並記錄下來,就有一件未了的責任擱在那裏,懸在心上。

那就寫吧。

12/5 從台灣出發,美國東岸時間 12/6 傍晚約四點半抵達紐華克機場,離現在已經是兩個星期以前的事了。底下簡單紀錄這當中的過程。

飛行
  • 桃園中正機場裡面有免費無線網路可用。
  • 搭美聯航空前往東京成田機場好像要兩個半小時左右。
  • 成田機場的免稅商店有一些好玩好吃的東西,我買了一盒 Tokyo Banana 和兩盒森永牛奶糖。最好別買太多,入境美國時要填寫兩張表,其中一張表格還要填寫你在轉機過程中買了什麼東西,以及其價值多少美金。我怕麻煩。


  • 成田機場的海關人員在檢查時問我:「May I 氣?」我聽不懂,他再說「氣,氣,氣。」一樣聽沒有。他加上手勢,做勢打開我的背包,說:「May I 氣?」喔,原來是 「May I check」啦!
  • 隨身攜帶的潤膚乳液被成田機場的海關沒收了。 只要是有水分的東西,管他乳狀膏狀,應該都放入託運行李,不要放在隨身攜帶的背包。
  • 成田機場飛到美國紐華克機場要十個鐘頭,坐經濟艙,靠窗座位,很累人。一路上昏昏沉沉,只有餵食的時候最清醒。上飛機時幫臨座一個女士吹充氣枕頭,因為她吹不起來。後來我才想到,我可能吃到她的口水,頓時覺得有點後悔說要幫她,但來不及了。聊了幾句,有點雞同鴨講。
  • 飛往美國的班機,在飛機起飛後不久,空服員就會發給你兩張入境時必須填寫的卡。我因為飛機起飛後就睡著了,沒拿到那兩張卡。後來快到達目的地時才想起來,趕快起身去機尾找空服員拿來填寫。
  • 入境時,美國海關問我來美國做啥,停留多久。我說旅行,約一到兩個月(用英文)。他追問到底是一個月還是兩個月,我有點小緊張,想了一下,回答兩個月。他可能覺得我有點可疑吧(我確實心虛 >_<),又繼續追問,我身上有沒有回程的機票,我先說有,因為電子機票是有買來回票,有回程機票的航班。但轉念一想,回程機票是五個月之後,不是自打嘴巴嗎?(原本說旅遊兩個月,怎麼機票買五個月)於是隨即改口,裝作剛剛聽錯了,說沒有回程機票。這才蓋章讓我通過,允許停留美國的時間為半年。有驚無險。我實在不擅長撒謊。
  • 出了紐華克機場,在接機區等候 Barry,又遇見飛機上的那個女士,兩人又聊了一陣。結果她還借我手機,讓我打給 Barry,通知他我已經提早到了。我為自己竟然還能跟老外(她其實是菲律賓人)聊上好一陣子頗感得意。
  • Barry 說美聯航空常常飆機,所以會提早半小時到達。

第一週:調時差

第一個星期幾乎都在調時差,很累,有像要爆肝的感覺。結果周末 Barry 帶我去吹海風、曬太陽,又去他家陪小孩玩 Kinect 遊戲、看一部電影,操到凌晨一點多才到宿舍。但是從此時差就調過來了。


這是宿舍外觀(其實就是一般社區住宅):

我的暫時棲身處:


老闆擔心我住這裡似乎有點簡陋,其實一點也不會。所有該有的家具都有了,又可以一人獨享超大 VIP room,我很喜歡。

第二週:出外郊遊

第二個星期六,兩位來自中國大陸的室友想去普林斯頓大學看看,可是缺司機(美國不承認大陸的駕照,故皆由台灣來的同仁開車),我便擔任司機載他們去,順便也去參觀校園風景。結果發現這校園的建築真的很美(還好有買新相機,拍起來的感覺還不賴)。


學校旁邊的街道也很棒,宛如風景明信片:


其實開車前往普林斯頓大學的路上,有一段林蔭大道也非常美,可惜我雙手要開車沒空拍照。打算還要再去一次,再多拍一些照片。

隔天,也就是星期天,Barry 又帶我們一行人去紐約市區,逛了中央公園、時代廣場,然後又去吃了晚餐,看夜景。

有個人獨坐在中央公園裡面的長椅上曬太陽聽音樂(啟動偷拍模式)

這是時代廣場上一個好玩的看板,有動畫跟真人影像重疊。在巨人右手尾指上方處,雙手舉高拍照的就是我。

五光十色的時代廣場

夜拍華盛頓大橋

當日晚餐,我點了收銀台前面那張廣告上推薦的(也是最貴的)。

在哈德遜河岸拍攝對岸的紐約城市夜景(使用 HDR 功能拍的)

到底是來工作還是來玩的?都有吧。

(後面幾張比較清晰的照片,都是用新買的 Canon S95 拍的。更多照片:點這裡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