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12月1日 星期四

赴美前的慘痛看牙經驗

12/5 就要搭機前往美國,預計在那裏工作約半年,然後回台灣。在出這趟遠門之前,有幾件比較重要的事要辦理:
  1. 申請美國簽證
  2. 買機票
  3. 打包行李
  4. 把蛀牙治好
申請美國簽證的注意事項,網路上已經可以找到一堆,就沒必要重複寫了。總之該準備的證明文件儘量帶齊,面談官問啥達啥,沒問的就別多話。誠實為上。

買機票也是第一次,去易遊網買的,美國聯合航空的航班。12/5 從桃園中正機場出發,到東京成田國際機場轉機,然後直飛紐澤西州的紐華克機場。

打包行李也是頗費思量,得先弄清楚哪些東西能帶、那些不行。有些可以帶的,還有限制,例如隨身行李所攜帶的液體每瓶不得超過 100ml。原本想帶牛肉泡麵的,後來有人說可能會引來海關注意,徒增困擾。那就算了。

最後一件大事:把兩顆蛀牙治好。因為要在美國待五、六個月,萬一牙疼起來,在美國看牙醫肯定很貴。

看牙醫的慘痛經驗

原本以為蛀牙很快就能處理好,但沒想到後來其中一顆用嵌體補好之後,吃東西仍會痛。幾番折騰,最後竟然在嵌體裝上去、且已經黏牢的情況下,在同一天決定還是要抽神經。結果就得在剛剛才裝好的嵌體上方鑿洞,以便進行根管治療。唉~陶瓷嵌體那麼貴,剛裝好就又在上面鑿孔,這未免也太.....。但是,「頭都洗下去了」,而且離出國的日子只剩四天,也不太可能換別家醫院重弄了。只能暗自叫苦。

之所以後來仍決定抽神經,是因為醫生前後為我那顆臼齒照了至少三張 X 光片,都沒有發現還有別的地方蛀掉。到最後用單眼相機拍攝,然後告訴我側面有裂痕,問我要不要從側面鑽孔,然後再用樹脂補起來。

暗忖:「嵌體已經裝上去了,離出國只剩四天,其中一天是週日,不看診。如果這醫生的判斷錯誤,或弄完側面之後吃東西照痛不誤,那豈不是來不及做根管治療了?」當下回答醫生不用了,直接抽神經吧。

雖然這顆牙蛀得有點厲害,但醫生說,離神經還很遠,所以當初建議做嵌體就好,不用抽神經。結果現在花了大錢做嵌體,嵌體上面還要鑿洞,然後抽神經,簡直浪費國家資源。而且,據說抽掉神經的牙齒會變脆弱、容易崩掉,所以還得裝上牙套,加以保護。可是剩下這幾天的時間,根本來不及做牙套。真是氣死人也。

為了減輕我的擔憂,醫生說,會幫我調整咬合,避免讓這顆臼齒承受太大的壓力,以免崩掉。還說,裝嵌體和牙套的效果是差不多的。經過這三個多星期以來的痛苦療程,這話叫我如何能信?可是在此出國前的緊要關頭,我不信又能如何?當晚就請醫生加開夜班車,幫我先第一次的根管治療。

第二次根管治療,也是最後一次,是在出國前兩天。鬱悶地來到櫃台,先付了左邊那顆牙齒的費用,因為那顆牙齒的嵌體經過一個星期的測試,已可確認沒有問題。付了錢,坐上診療椅,醫生第一句話就說:「今天要幫你把右邊這棵的神經全部抽掉,但是這顆牙齒不會跟你收錢,這部分要先跟你講一下。」聽到醫師這麼說,我原本持續好幾天的苦悶心情,終於有些舒緩。至少,這位醫師還有顧慮到我承受那麼多次療程的痛苦,不用讓我花冤枉錢。

原本我是牙齒弄好之後,結帳時再跟醫師橋費用的部分,希望能不用付右邊這顆嵌體的費用,或者只付一小部分,然後再加上抽神經的費用。結果是右邊整顆牙齒的嵌體和抽神經的療程都不收費,我心上一塊大石已經卸下一半。剩下另一半,則仍擔心最終抽神經沒有處理好,等到了美國才牙痛,那也很慘。好幾個人告訴我,在美國看牙醫是非常昂貴的。

所幸神經抽完之後,一切無礙。醫生真的如他所說,有幫我調整右邊那顆牙齒的咬合--他把整顆牙齒磨矮了些。我有點擔心牙齒被他磨掉太多,便多問了幾句。醫師說這是為我好,要我別操心那麼多。好吧,磨都磨掉了。我決定半年後回來台灣,再把這顆牙齒裝上牙套。因為神經抽掉的牙齒會變得脆弱,咬到硬物時容易崩掉,必須裝牙套加以保護。還會找這位醫師嗎?嗯....回想整個過程,其實他是很負責的,只是中間有些判斷錯誤,沒有對病人提出的頻繁牙痛的線索去進一步檢查,就貿然作出決定。我猜他可能以為我天生就是不耐痛、愛哇哇叫的病人。

牙醫的選擇決定了牙齒往後的命運。有時候,簡直是天堂與地獄的差別。自己務必謹慎小心,不要有那種「把牙齒的命運完全交給醫生」的天真想法。一旦心裡發現有任何不安的感覺,就別太快做重大決定。要麼請醫生把你的疑惑完全釐清,要麼趕快換一家醫院,或偷偷去別家醫院聽取第三方的意見。千萬別等到頭洗下去了,到時候騎虎難下,花錢受罪。

當然了,最好的辦法,還是每隔半年去問候一下牙醫。